欢迎来到小狼狗书法欣赏

登录网站网站收藏联系我们

导航菜单
首页 » 小说段落 » 正文

今天娶到国师大人了吗?_分节阅读_第41节

  “国师大人,”她道,“你有没有给自己起过什么卦,你是不是旺妻命啊?”

  郑玄:“……胡言乱语。”

  作者有话说:  下一更应该是晚上九点,日万写得有点晕乎乎,可能会有错字什么的,一修改就要重新审核,容易被锁,有错字啥的你们自己翻译一下。

  理不直气也壮.jpg

  每天跟大家进行三十个币的交易,有晋江币冲我来,不要为难别的书!

  夜袭(三更)

  即便沈青鸾身上负伤, 但由于今夜风向适宜、且郑玄已记下变阵顺序, 她还是压下异议, 如期施计。

  其实也并未有什么异议,以沈青鸾的性格,她所决定的事情是很难更改的,麾下将领们虽觉如此太过匆促, 而又将主帅陷于危局之中,却不得不承认——这是成效最大的选择。

  如若一切顺利,可一举拿下千刀军。

  而同时,她也深刻地了解,国师大人一向很有原则,即便再不愿意,也不会执意干涉她的决定。

  玄灵子站在她身边, 会以一切力量支持她、帮助她,而不是阻碍和为难。他们两人之间最珍贵的不是历经两世波折的深重情意, 而是对彼此了解之下、至死不移的专一与绝不更改的信任。

  恩爱两不疑,不惧光阴寸寸短, 只怕天不予白头。

  即便是为了她的王妃,沈青鸾也不会轻易拿自己的性命做注,此事虽险,但她的把握并不小。

  以城聘我夫。她对郑玄说出的话, 不会有半句虚言。

  就在郑玄将变阵的顺序以此在纸上画出,由沈青鸾分析战术、传达给诸位神武将领后,天色已值日暮, 空气骤冷,忽起北风。

  沈青鸾根本称不上是修养,她负伤议事,将桩桩件件安排停当后,略微闭上眼缓了一下神,随即想问殷岐那一队精锐是否挑了出来时,忽地被按住了手。

  烛火明亮,议事堂之中,忠诚骁勇的将领分坐两旁,将主帅身边的位置留给国师大人,而覆盖在手背上的冰凉触感,自然也是郑玄。

  沈青鸾觉得他手指冰冷,不自觉地蹙了下眉,将他的手捞起来拢住,没有先让对方说话:“我有些忙忘了,累不累?”

  郑玄摇了摇头,道:“你再行涉险,切记以保重安全为要,除此以外,我并没什么可说的了。”

  他的声音很柔和,从那种清越冰冷的声线中渗透出来,放得低柔和缓。

  沈青鸾心神如被触动,在灯火之下注视着他,见到黑发间一缕清霜,银丝如月华侵染过一般,泛着柔润的光泽。

  她道:“长清。”

  “嗯?”

  沈青鸾抬起手,从墨发间绕住那一缕银发,放到唇间很轻地碰了一下,随后道:“有你在我身边,昭昭战无不胜。”

  像是久经沙场之人最特别的情语。

  郑玄回望过去,怔然地看了她片刻,似期望又似阐述般重复了一遍。

  “昭昭……战无不胜。”

  ·

  沉夜如墨,寒星点点。

  齐明珠坐在桌边,一边自顾自地倒了一杯酒,一边懒洋洋地开口笑话某人。

  “玄灵子大人,你说句话吧。”他拨弄着酒杯,望着涟漪层叠荡开的酒面,“你现在有多像那个……话本里待夫归来的未婚女郎,你可知道?”

  郑玄黑眸幽深地看着他,沉默不语。

  齐明珠被看得浑身发寒,心说这人在那个狠毒女人面前柔软得没有脾气,怎么这会儿眼神像冰一样,不,像没有波纹的寒潭,深不见底。

  他摸了摸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,然后随手摆弄了一下桌案之上为郑玄配的几瓶药,道:“你们王爷还欠着我一个要求呢,玄灵子,你说我要什么好。国师大人,开开口,我被她逼着陪你,人都要疯了。”

  这人自从在民间闲云野鹤回来,就变得话特别多,哪还有什么医仙的气质。他抛飞着手中瓷瓶,再反手接住,想要跟国师大人聊聊有趣的事情,冷不丁被一句语气寡淡的话惊得差点摔了瓷瓶。

  “你在我体内放了蛊。”

  国师大人的声音冷冷淡淡,语调很平稳,听不出什么喜怒来。却让齐明珠心里一突一突的,他干巴巴地笑了一下。

  “怎么可能,我对你又没什么所求,有什么……”

  他的声音在郑玄的注视之下越来越弱,最后一点儿底气也没有了,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一个内力沉封、身体虚弱,几乎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的视线之下,如此地心虚。

  齐明珠暗骂了自己一声,叹了口气,承认道:“是。怎么发现的?”

  “是一位方外长辈。”郑玄道,“为何要如此做?”

  齐明珠思考片刻,正想着要编出一个什么瞎话来糊弄对方,又听到那个冷冷淡淡的声线再度响起来。

  “可与沈青鸾有关?”

  齐明珠:“……”

  他抬眼之间,便迎上那双幽邃沉冷,显不出任何情绪的双眸,在他清冷的眉目之间,更是窥不到一丝喜怒哀乐,仿佛全都极深地隐藏了起来,如同亘古不化的坚冰。

  齐明珠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跟着发寒。

  “其实……”他语调有些缓慢,将字句都捋平,慢慢地道,“这个蛊对你有益无害。”

  郑玄的神情没有变化,他注视着齐明珠,问道。

  “对她呢?”

  齐明珠自然知道这句话里的她究竟是指谁,他闭了下眼,感觉喉咙都是干渴发哑的,只好在心里默念道,沈青鸾,这是你王妃非要问我,你回来自己头痛吧。

  他顶着国师大人的目光,如实叙述道:“这蛊名叫恨水无情,可以将你和景王的性命相连起来,一旦她负心变情,便会因此而亡。”

  郑玄没有去注意后面半句,而是蹙紧眉峰:“性命相连。”

  “对,”齐明珠道,“如果你死,她也活不了。可以分担你的病症苦痛,甚至可以给你续命。玄灵子——这是前世积德才有人会这么痴的对你。”

  灯火仍像平常那样燃烧着,流出层层的烛泪。将对坐的两人映出一壁形影,在壁上不断的晃动。

  室内归于沉默,静谧得只有浅淡的呼吸声。

  齐明珠忍了又忍,最终还是没能按捺住心思,抬眼向郑玄看去,见到烛光勾勒出国师大人的侧颊,将那张脸上的冷淡神情晕出错觉般的柔软。

  郑玄垂下了眼,遮住了眸中的一切。可仍有晶亮的水珠随这个细微的动作滑落,在转瞬之间消逝不见,仿佛从未存在过。

  齐明珠愣了一下。

  此刻是静夜,城外的景王殿下,该是领军深入,以身做饵,为大启斩除外敌,营百年基业——将用这足以流传千古的战事,来聘她的王妃。

  而无论安川城外是刀山还是火海,在这个地方,都只有这种濒死的静寂,这种令人窒息的沉郁气氛。

  他望着玄灵子。

  像见到了月夜下昙花,盛着盈盈的雨珠。让人不敢去碰,甚至都不敢长久的注视。

  齐明珠想要说些什么,但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他看着郑玄略微抬起手,手指盖住了那双眼睛。

  一切沉寂。

  齐明珠望向窗外的月,想了一会儿,忍不住自语了一句。

  “……非逼着人说什么话。”他叹了口气,“我可真是太作了。”

  他的目光停留在窗棂上的霜白月色上,骤然想起,那夜也是这样的冷月,一向表情不多的女人坐在他身边,共饮至微醉,那个人常常按着佩剑,神情甚少放松,紧绷到无趣的地步。

  齐明珠想了一会儿,露出一个很淡的笑,他恢复好心情,在下一刻又想到那个无趣的女人跟着沈青鸾夜袭可莱依,顿时觉得心情又并没有那么好了。

  ·

  千刀军之中,可莱依坐镇主帐,与桑郁卓交谈之时,一玉周军士仓促来报,焦急道:“急报王主!启朝领军携队夜袭,放火烧了粮草!”

  夜行北风,熊熊烈焰正旺之际。可莱依却拍案猛起,道:“来得好!”

  他仍旧记得白日里被银枪擦过鼻尖的可怕触感。骤然起身撩开帘子,向火焰燃烧处看去,正见得军士纷乱,各类混乱声音交织在一起。

  可莱依眯起眼,道:“不怕她来,只怕她不来。”

  桑郁卓跟随在可莱依身后,用玉周话问道:“现在就发讯,还是再等一等?”

  风助火势,略有一些狂浪之感。可莱依稍微估测了一下烈焰,当即下令道:“等不及了,现在就发信号。务必要斩落沈青鸾于马下,让启朝再无所依。”

  “是!”

  桑郁卓立刻应声。

  于是,在大启与玉周双方的视野之内,一道如同烟花般炸开的赤色信号在夜空中亮起,落下醒目的光华。

  与此同时,两边所布置的军兵也跟着一同行动了起来。

  在夜中火焰末端,沈青鸾腰佩长剑,望向远处亮起的赤色信号,略微勾了一下唇角。

  空气中有燃烧时浓重的气息,和一捧西北冷夜里风中夹杂的寒意。沈青鸾的目光跟着烟花亮起,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南霜,忽然问道。

  “深涉险境,怕不怕?”

  南霜表情未变,眼底却带着对沈青鸾几乎可以称得上狂热的忠诚,她在骨子里沈青鸾是同一类人,都会因战意沸腾而兴奋不已。

  “主儿,您这是嫌弃我。”南霜道,“要是怕这种场面,我还当什么亲卫。”

  沈青鸾忍不住笑了几声,将目光转移到四周层层围困过来的千刀军中,被可莱依布置好的夜巡队伍在事发的下一刻,便将此处围了个水泄不通,想要在短暂时间内突围,恐怕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。

  她的目光向前望去,恰好看到发色浅淡的可莱依从众将士之中走了出来,保持着一个较为安全的距离,对沈青鸾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。

  “白日攻势之盛,我真要误以为你是想正面破我战阵。兵不厌诈,果然如此。”

  可莱依望着她。

  “如今,还要拿我的人头来为你的亲事添彩么?”

  他问得语气嘲讽,似觉全局在握。

  而被层层围困之人,却带着笑意地舔了下干燥的唇瓣,抬手拔出鞘中长剑,让锋芒展露于眼前。

  她回应道:“你的头颅,即便我摘下来,王妃恐怕也不会喜欢。”

  可莱依正想讽刺她几句,随后听到对方继续下去的声音。

  “毕竟……你长得,”她斟酌了一下词语,“实在是……太煞风景。”

  作者有话说:  沈青鸾:我不管,只有王妃最好看。

  长清都心疼哭了。最近国师怎么这么爱哭啊,你总是这样读者就要叫你郑娇娇了,玄灵子,你自己反省一下。

  

  第43章 鏖战(一更)

  千军万马, 层层围困。

转载请注明:小狼狗书法欣赏 » 今天娶到国师大人了吗?_分节阅读_第41节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