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小狼狗书法欣赏

登录网站网站收藏联系我们

导航菜单
首页 » 小说段落 » 正文

今天娶到国师大人了吗?_分节阅读_第40节

  而领头的女将在这种激烈可怖的战况下不退反进,枪尖抵着面前阻挡之人的胸膛猛然穿透,随后将之甩落马下,抽枪回扫,收紧缰绳狂奔向前,浑身冒着令人退避三尺的沸腾之感。

  沈青鸾眼眸漆黑,透出一股令人战栗的兴奋。她舔了舔唇角,似是渴血般冲杀上前,撕开一个巨大的缺口。

  这是纯粹的以力破巧,纵然是如此诡秘的战阵,也会降服在景王殿下掌中。

  在可莱依身边,按兵不发的桑郁卓狠狠地啐了一口,用玉周话说了一句什么,然后道:“这个疯子!”

  可莱依面沉如水,紧紧地盯着此人。

  这个疯子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图,她就像是一把燎原之火,再疯狂地燃烧着、带着炽热的温度和力量席卷而来,如一柄利刃切入众兵之中。

  两翼的攻击并未影响到大局,唯有中央这支沈青鸾亲率的神武军精锐,将外部千刀军的部分狠狠撕扯开,吞吃得七零八碎。

  可莱依神情不动,咬字发沉:“长刀列上前,变阵!”

  一声令下,可莱依身畔的一个白面军士骤然拿起一个靛蓝小旗,随着冷风一振。

  在小旗举起的刹那,身侧被银枪扫落马下,插进喉管与胸腔的玉周军士旁侧,其余的完好之人再不顶上去,而是引马后撤。沈青鸾身后的神武军中间却被冲汇而来的千刀军截断。

  骤成包围合攻之势,也是在这样的包围合攻之下,后方的长刀列异常整齐地将前方之人替换下来,展开一列比枪还更长数寸的巨刀。

  沈青鸾猛然回首,看向后方被玉周之人分割开的精锐,再环顾了一瞬周遭数人,抬手擦了一下脸颊一侧溅上的他人鲜血,摸出一道殷色的红痕。

  她的嗓音冒着热气、滚着沸腾的岩浆,有一种能够浸透进人骨子里的沙哑质感。

  “随我深入。”

  这一切像是早已规划演习过一般,她的眼中映出逼近的一列手持长刀的敌兵。沈青鸾像是还没有对这硝烟之气与血液的味道满意,低眼扫过自己溅满血滴的手背。

  她毫无惧色,见到两侧之军听从安排,遇到此列则退避之时,孤身纵马向前,成为全战线之上最锋锐最可怕的一柄刺刀。

  她刺开长刀列最中央的部分,撕出淋漓的血肉。让银枪饮血,让甲胄上涂满凝涸的暗红。

  沈青鸾劈开迎面砍过来的刀锋,转枪格住周遭之人一起袭来的攻击,枪身横架住锋刃,在重力之下猛地稳住手中银枪。

  随着这分寸不能再进的银枪横起,握枪的手掌慢慢攥紧,从半空中飘出极重的血气。

  殷红血液随着撕裂的虎口流淌下来,流满枪身,洇进她赤色的战袍一角。

  作者有话说:  下一更什么时候写完什么时候存上。别等了宝贝们,应该是早上六点或者九点发叭。

  毫无信心. jpg

  旺妻(二更)

  湿润而滚烫的血液浸透赤衣。

  沈青鸾挑枪上扬, 将最前方的那把长刀扫撞出去, 枪尖切割过对方的喉咙。

  顷刻之间, 血涌如瀑。周围尚存的神武军贴近过来,浑身冒着硝烟与鲜血之气,滔天的暴戾气场猛然压下,鲜红飞溅之中, 衬出沈青鸾那双锋锐如寒刃的凤眸。

  与可莱依对视的瞬间,那双眼眸像是所向披靡的熊熊烈焰,也更似淬过毒的冰冷刀锋,这锋芒以一当千地扫荡而来,在光芒下折出一线惨烈的雪色。

  可莱依呼吸一顿,觉得脊背寒透,头皮发炸。

  敌军主帅孤军深入, 层层围困起来,正中下怀, 明明是循着预料进行的场面,他却一点都笑不出来。

  此刻周围的战阵已换过数次, 神武军阵型被切割的粉碎,而千刀军却处处相连,总可以配合相击,默契至极。唯有那一列手持长刀的军士, 因被沈青鸾击破最中央的一环,而显得威力大不如前。

  左右两侧由殷岐和罗骱带领的部分从两翼包过来,有向中央靠拢冲杀的意思, 似要营救主帅。

  而沙场之上,处处皆是喊杀之声,实在太过于嘈杂,以至于可莱依并不能听到神武军中那些冲天的嘶喊里究竟是什么。

  他们也太过于放心沈青鸾了,虽然这个凶悍的女人自己可以扫荡出一片可怕的空地,将周围清空出来,但就不怕战事未平,领军的景王马失前蹄,伏诛于我军之下吗?

  可莱依面沉如水,盯视着她,像是在望着一头不知何处才是底线的凶残猛兽,露出带着血气和杀意的恐怖獠牙。

  而沈青鸾就停在距可莱依不远之处。

  因为战阵的原因,可莱依在开阵以来一直位于中央,此刻两人位置接近,沈青鸾已深入到如此境地,这把红缨银枪,几乎将千刀军捅穿。

  风冷天昏,血气散荡。

  那个浑身浴血的女人坐在白马之上,胯下的雪白神骏也跟着显出酣战中的剧烈攻击性。她墨发收束在冠里,长簪穿发,那身泼过鲜血的赤袍穿在她身上,更显出一种惊人的震慑力来。

  沈青鸾遥遥地望他,微微扬唇露出一个笑来。

  “这种情况,还不敢向前。你玉周之人,全是懦夫吗?”

  数层围困,却没有挡住一把银枪的信心,的确让人颜面无光。

  可莱依冷冷道:“你若惜命,现在就该掉头向左,还有希望冲出阵外,再杀个天昏地暗,负上几道伤痕,便也可捡回性命。”

  沈青鸾听得想笑,她脸上带着未尽的血迹和没有抹干的殷痕,双眸熠熠生辉。

  “可莱依。”她的声音沙哑至极,如同在什么金玉之类的东西上慢慢摩擦,带着一股掺杂硝烟气的味道,几乎给人一种不可一世之感。“我若是你,就会立刻后撤三十里,送上降书。”

  “你!”

  不光是可莱依,连带着周围的玉周将士都跟着被激怒了。

  沈青鸾好似丝毫未觉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,神情颇为理所当然。她一牵缰绳,毫无避退之意,猛地飞窜而上,在飞雪身上借了把力,轻功纵出极远,再在交错的长刀之上垫了一下,翻身刺出,枪尖直冲可莱依的双眼!

  铿锵!

  金属相接,刺出短暂蹿出的火花,在一瞬的电火相击中,可莱依拿来阻挡枪尖的长刀轰然碎裂。

  直到这种压力逼面之时,他才能真正领会到什么叫做凶兽、什么叫做攻无不克、战无不胜!

  枪尖穿过碎裂的刀刃,在他颊侧滑过,削下一缕色泽浅淡的发丝。

  更重的鲜血之气翻涌上来。

  可莱依目光下移,看到沈青鸾身披的银甲缝隙中,一把锋利长刀插进血肉之内,捅出肉眼可见的伤口。

  是一直陪侍在可莱依身畔的桑郁卓,他把着这把长刀,竟觉得自己的手在微微发抖。

  眼前的女人眼睛都不眨一下,仿佛被刺穿的不是她一般。她侧过目光看了一眼横刀过来的桑郁卓,发觉这个姿势,如果她执意要捅碎可莱依的头颅,就要让桑郁卓手里的这把刀一寸寸推进,把自己扎个对穿。

  沈青鸾略显遗憾地再望了一眼,提起内力封锁住伤处,猛地拔枪回身,喊了一声“飞雪!”

  满身伤痕的神骏随声疾冲过来,接住退开一丈左右的沈青鸾,让其重回马背之上。

  周围的许多玉周军士已被骇破了胆,但仍有悍不畏死之人上前冲锋。这座战阵似让这人给搅混了、打乱了。在这种难逢的混乱里,沈青鸾御马向左侧突围,一路冲杀而过,仿佛浑身不觉身上有伤。

  以一当千。

  刀剑形影交错、不绝的砍杀之声中,景王殿下真有以一当千之力。

  有此神将,何愁不能九州同。罗骱远望过去,见到殷岐抬臂高喊,之前布置下来隐匿形迹的神武军之人,纷纷在混战之中脱身,转而簇拥包围他们的主帅,将一切追击挡下,让突围破阵后的沈青鸾,能无所顾忌地回到神武军的笼罩范围之内。

  鲜血一涌如注,沈青鸾浑身战意未消,感受不到躯体之痛,她远望这距离逐渐拉远,乃至到完全拉开的时刻,敌军统帅可莱依的面容隐遁于千刀军之中,分辨不出在哪里。

  “殷岐。”

  沈青鸾与殷将军汇合,从喉口间往外冒出一阵血气,她眉锋不动,道:“收兵,回城。”

  鸣金收兵,原本撕扯交错在一起的两军,由双方将领发下军令,硬生生地扯开了嵌在一起的战势。

  城下原本苍凉的地面,由血浇沃。千刀军在沈青鸾那两次无人可挡的冲锋之下支离破碎,造成了出征以来最大的一次伤亡,由玉周新主带着回归远遁。

  ·

  安川城楼之上。

  弓箭手严阵以待,手握长弓,精神高度集中地等候号令。一身雪氅的国师大人站在一侧,由景王亲卫保护。

  在风起云涌之时,城楼上的气温一降再降,迎面之风已感寒冷,而随着风沙而起的血腥之气,也随着冷风一起荡入肺腑。

  手炉已维持不住温度,被郑玄放在城楼之上。小巧精致的金色镂空暖炉,被一块软绒绸布包裹着,有点不稳地搁在城楼边缘。

  南霜单手按着剑柄,黑衣劲装,目光落在城下。

  待到终于收兵之际,郑玄才发觉自己握着衣襟的掌心已全是汗,落下一个略有些湿润的印痕。他看着沈青鸾安然退回,才慢慢松了口气,转身去见她。

  南霜拿起手炉,想要提醒郑玄,但见他神情,却又没有开口,而是尽职地跟了上去。

  红日升起,将方才昏沉掩日的层云驱开。略微映亮了脚下的石阶,正待郑玄刚至城楼之下时,正逢沈青鸾换下银甲、简略包扎了伤处,完全不将此事放在心上地过来接他。

  赤袍换了新的,是干净的、没有染过鲜血的,只有这样,才能让沈青鸾安心且毫无顾忌地去拥抱对方。在景王殿下心里,国师大人如同一捧纯白无垢的新雪,她不愿意让对方嗅到那些沙场之上的腥甜血气。

  但刚刚回城,即便是换衣卸甲、包扎过伤口,也不免是会有些腥甜味道从她身上翻涌过来。

  郑玄略微停步,看了看她,还没等他开口讲话,就被这位越来越不听建议的景王殿下抱着亲了一口,凑过去吻了一下眉心。

  他维持住矜持肃然的神情,认真郑重地道:“你自陷杀阵,不退反进,如此行凶险之事,我……”

  “你怎么样?”沈青鸾对此战成绩尚算满意,心情颇佳,不假思索地追问道,“你要为这个与我争吵、说我鲁莽,像平常夫妻那样么?”

  她弯了弯眼,对着他低声笑道:“好啊,玄灵子埋怨我的话,我一定记得,你且来撒娇听听,这种事情,昭昭喜欢得紧。”

  郑玄本要说得话都被她噎了回去,他那张巧言善辩、能以言语杀人的嘴,在这个时候反而不起作用。

  “我,”他停了一下,只好说,“让我很担心。”

  沈青鸾原本不将这种外伤记挂在心,只想逗一逗郑玄罢了。但他将目光望过来,轻声说这句话的时候,却让沈青鸾心口发痛,跟着颤了一下。

  景王殿下终于意识到自己哪里错了,也终于发现对于她来说,只有国师大人自己和他流露于言语神情的温柔,才是无往不利的杀手锏。

  她伸手拢了一下郑玄披着的后氅,想要握他的手,却忽地想起了什么,正待收回手的下一刻,被对方主动抓住了手腕。

  触感微凉,比刚刚回城、浑身俱是一片温暖火热的沈青鸾不同,这类冰凉的触感总能激起她想要抱紧对方的想法。

  郑玄握着她手抬起来,看到撕裂的虎口,在拇指与食指的连接之处,中间裂开鲜血未凝伤口,透过缠绕的白布透出很淡的殷红。

  还从没有怕过谁的大启神武军大将军、威名震诸国的景王殿下,在这一刻竟然有些心虚害怕的感觉,她小心地问道:“长清?”

  郑玄凝望着伤处,没有立刻回答她。修长霜白的手从对方手指间抚过去,路过常年征战习武留下的薄茧,停在洇血的白布之前。

  他低低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这声音很低微,很柔软,却让沈青鸾跟着心疼得不得了,她体内有恨水无情蛊,能确确实实地感受到国师大人一丝一毫的情绪,这位方才以一当千,让诸多神武军将士目瞪口呆羞愧不已的主帅大人,竟然有些慌了。

  没办法,她对玄灵子,真的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。

  沈青鸾挣了一下,从他的手里脱出来,但没有躲藏,而是反手握住了对方。另一边捧起人面颊,低声道。

  “你跟我生气就是了,别忍着。我来接你,先回去吃点东西,”她想了想,又道,“齐明珠与你试得那一品药可有效?不许不喝,记性不好的是我,你总不该忘了。”

  郑玄与她对视了片刻,轻叹一声:“我不该如此,软弱得难当大事。只是放在你身上,我心乱如麻,理智全失,最后那一轮阵型变化,没能记下来。”

  沈青鸾松了口气,带着笑意回道:“这有什么要紧,不就是……”她停顿了一下,微微一怔,忽问道:“你记下来多少?”

  郑玄愈发惭愧,道:“最后那一轮变化,只顾得看你,没能……唔!沈青……你……”

  风声更紧了一些,赤红长袍的景王殿下将自家王妃抱在怀里,贴着他唇亲吻下去,眸光熠熠,等对方有些匀不过气时,才略微放开他,抵着额头,缠绵低语道。

转载请注明:小狼狗书法欣赏 » 今天娶到国师大人了吗?_分节阅读_第40节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