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小狼狗书法欣赏

登录网站网站收藏联系我们

导航菜单
首页 » 小说段落 » 正文

今天娶到国师大人了吗?_分节阅读_第39节

  殷岐听得大气都没敢出,这回听见国师开口,才幽幽地跟了一句。

  “城下迎战,主将头阵在前。末将与众将脸上无光。”

  罗骱也点点头,道:“殿下不如选取更稳妥的方法。”

  两人都是因郑玄先说,才后续提醒,方才沈青鸾所讲的内容,的确激进杀心重,但也是最锋利最有效的一种破阵方法,一旦能成,千刀军未尝败绩的战阵便会直接折在沈青鸾手下。

  沈青鸾往殷岐和罗骱脸上扫了一回,笑了一下,没说什么。

  她抬起手,张开手掌,让国师大人乖乖把手放上来,然后收拢指端,使常握剑用枪的薄茧摩挲着对方的指腹。

  “不会有事。”沈青鸾道,“再说,我已向众人夸下海口,要夺回两郡、取得城池,向你下聘。如若食言,岂不成莫大笑柄。”

  郑玄由她攥着手,被摩挲安抚了一阵。他轻轻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不能因小失大。更何况,我不用……”

  “是我想要做的。”沈青鸾道,“本王要让四海之内、穹宇之下,这世间的所有人都知道,我对你的心意。”

  郑玄怔然地看了她片刻,再说不出什么话来。

  就在沈青鸾觉得说服了最大的这位,转头想收拾另外这俩人时,忽地听到她家国师用一贯清冷之中略带低柔的语调,字句清晰地道:“……我想在城楼上看着你。”

  沈青鸾心底一颤,想到西北冬春不分的寒冷烈风,就觉得多少厚绒雪氅都护不住玄灵子这一碰就碎的身体。她盯了对方一会儿,发觉他态度认真,不似玩笑。

  日常旁观的两人发现景王殿下周身的气压肉眼可见地低了好几个度。

  沈青鸾笑容收敛,伸手将他耳畔的发丝别开,触碰到乌发间的霜白时,手指不由自主的停顿了一下,她吸了口气,轻声道。

  “长清,你本就不该在这种地方。”

  他应该在松山翠林之间、在法殿名府之中,不该久居在这样寒冷贫苦的边疆。

  郑玄平静且坚持地望着她。

  “刀剑无眼,你内力沉封,尚无可复之法。你……”

  沈青鸾与他对视良久,还是止住了话语。

  郑玄从始至终皆有自己的原则底线,他可以在心火成灰之后扶十二皇子为帝、为自己的目的翻搅风云,手撕遗诏,做一个千古佞臣;也会在身居高位时仍怀悯弱之心,不吝于释放自己的善意。

  沈青鸾太过于了解这一点,她挥手让殷岐和罗骱下去,将这套计划暂定下来,待议事堂的大门严丝合缝地关紧之后,才把人顺手抱进怀里。

  她自幼习武,内力在身,且力气很大,抱国师这样并不重的男子轻而易举。

  “我说不动你。”沈青鸾道,“你向我承诺了什么,可要记清楚,否则我再跟你算账的时候,可不会轻易放过去了。”

  郑玄对这种抱法还是略有一些不习惯,但此刻并无他人,也就没有抗拒,而是逐渐靠近,温顺而主动地亲了亲她。

  沈青鸾任他亲了,觉得让温柔乡哄得头脑发晕,好容易才想起来件有用的事儿。

  “……成慧道人已回去了,我原想派人护送,道人谢绝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郑玄是与成慧道过别的,只是并不知悉她与沈青鸾究竟说了些什么,想到成慧道人临行前满脸莫测的笑意,忍不住问了一句,“你们说了什么?”

  沈青鸾停顿了一下:“嗯,是说……”

  她凑到郑玄耳畔,声音慢慢变低。就在郑玄坐在她怀里,耐心而认真地等着后话时,忽地被舔了一下耳垂。

  平稳的呼吸停了一瞬,原本放在沈青鸾手臂间的手掌猛地握紧了红衣。

  手心一片湿润。

  对方的气息随后才慢慢地翻涌过来,如温暖的潮水一般,伴着沙哑的女声。

  “……她说,你身体不好,嘱咐我房事谨慎一些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就在郑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时刻,房门猛地一颤,发出鲜明的响声,随着听起来熟悉的声音。

  “玄灵子!你试试这……呃,这个。”

  齐明珠站在门口,脸上的神情慢慢地变化。

  “你们……”他连忙道,“你们继续,我一会儿再来。”说着猛地把房门合上,挡住了沈青鸾随手扔过去的一个茶杯,滚热茶水随着瓷器一同碎了个干净,响声清脆。

  沈青鸾手边再没什么可以扔的东西了,她余怒未消地拍了下桌案,再转头看向郑玄。

  温柔乡果然最受不了这种场面,他被沈青鸾牢牢地按住,内力受缚之下,根本挣脱不开。艳色不光是从耳根向上蔓延,连眼尾都是泛着一抹因情绪波动而浮起的微红。

  沈青鸾不想承认自己是免疫不了美色的肤浅之人。

  可她忍了又忍,终于还是没有忍住,埋进他怀里狠狠地吸了口气,闷闷地道:“……你这人,又勾引我。”

  郑玄让她说得有些恼,反驳道:“是景王殿下,就可以不讲道理了么?”

  “嗯?”沈青鸾笑眯眯地逗他,“本王就是欺男霸女,不讲道理,我说你是勾引人的狐狸精,你就是……”

  她略微抬首,在清淡幽然的梅香之中,嗅到一丝苦药微涩的气息。

  “……还只对本王一人,恃美行凶,居心不良。”

  最后的语调太过缱绻,让人想生气也生不起来了,郑玄回望过去,低声道。

  “没有勾引。”他说这两个字时很不习惯,似是出家人的矜持,随后轻轻重复了一遍,口中是这两世交叠、半生以来,最大胆最□□的情语。

  “居心不良,只对你一人。”

  作者有话说:  跟我一起学土拨鼠叫。

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

  应战(一更)

  西北边境, 少有这样风清回暖的天气。

  大约红日初起, 霞光还未透过层雾之时。城楼之上已报千刀军由远逼近, 距城门略有一段距离处驻扎。

  沈青鸾披甲佩剑,挽着郑玄登楼,嘱咐了南霜几句话,随即为身畔之人整理了一下毛绒衣领间系好的细带, 又探手进去,在雪氅里摸了一下他手上的温度。

  “拿着手炉时倒还好些。只是不知可莱依是个什么动向,你这么早就过来,恐怕都要吹冷了。”她声音低柔,随后又道,“我把南霜留下,战场之上, 不免会有飞箭流矢,你没有内力, 还算能有人护着你。”

  郑玄叹了口气,态度十分温顺, 在这种温和里略微带一些无奈。他感到如此安排之下,自己更显拖累,却也因有自知之明,没有出言拒绝, 而是回道。

  “今日是佳期。”他意有所指,“夜行北风,繁星蒙雾。白日的风不会太盛, 南方现下已然回暖,余劲到此,纵使方向不变,吹满一天,也该散了。”

  沈青鸾点了点头,随后带着一点笑意地捧上他脸颊,凤眸微弯。

  “多谢王妃。”

  “交兵之时,你身在战阵之中,当局者迷,难窥全貌,难免有一时的疏失。”郑玄被她望得有些不自在,觉得相处已久,对望之际,仍旧心口骤起波澜,处处滚烫,极其得影响他话语的思绪。

  他停顿了一下,才续道:“我在局外,尚可记忆一二。只若理清变化,再行破阵,也有可以入手的地方。”

  “据罗将军言,此阵错综复杂,变幻莫测,你……”沈青鸾正想说他未必能全然记住,但又想起玄灵子正是有过目不忘的盛名,便停了话语,转而道,“你以前就是因为太过耗心费神,才折损寿数,如今还未将缺我的年岁补回来,你想得倒还挺多。”

  她抬手捏了一下对方的脸颊,正大光明地捉弄这位冰清玉洁的出家人,看着他霜白的肌肤间漫起微红,也不知道是她动手捏的,还是真的捉弄到了。

  郑玄退了半寸,又知道这个人吃软不吃硬,只好放软声音慢慢地哄她。

  “我只是看你,连带着才看几眼阵型变化……”

  沈王爷被他抚顺了毛,眼中的笑意越来越明显,随后看了一眼旁边的南霜和城楼上的军士,看着这群人倒是非常有眼色,一个个目不斜视,绝不往王妃身上放过来一眼,才觉得满意,侧首亲了他一下。

  “你在上面看着,无论情势怎样,不要着急,我不会有事的,知道吗?”

  国师大人注视了她片刻,然后轻轻颔首。

  “嗯。”

  沈青鸾略微不舍地放开握着他的手,随即在一旁等待的小兵手中取回自己的红樱银枪,转身步下城楼。

  玄底金凤的披风随城楼上风掀起一角,露出内里猩红如血的里衬。金凤遮盖银甲,华美盛大的绣纹因振动而略微扭曲,如同凤凰乍醒,从涅槃的余火之中睁开双眼。

  郑玄一直注视到完全寻不到她背影之时,才转过身望下城楼,见到可莱依亲领之军已至城下,按兵不发,无擂鼓、无叫阵,千刀齐整,严阵以待。

  红日在半空中晕开,而风云又涌,朝霞霎时如落日,带着一片昏沉的余晖。

  ·

  可莱依坐于一匹红色骏马之上,身侧是熟悉的桑郁卓,桑郁卓的右耳伤口已复,却还凝着刺目的干涸血色。

  在两人身后,是佩刀骑马的千刀军精锐,个个精壮英武,神情颇带凶戾之气,一望便知都是刀尖之上舔过血的将士。

  风云又涌之刻,天际沉暗,唯有边缘连接地面处透出一线鱼肚白。

  可莱依立于马上,周遭尽是军中精锐,他挽住缰绳,目光沉凝地望过去,看到眼前的安川城门缓缓打开,一匹浑身雪白,唯有四蹄漆黑的神骏从中步出,红衣银甲的将领背负银枪,领头而出。

  大启山河是诸国之中国土最广、山河最为丰饶壮丽的一国,在行军作战之上,也有这样的天降将星,让她自少年起征战,便压着周边诸国这么多年。

  可莱依盯了一下迎面而来的女子,被她明艳大气的面容晃了一下,却在与之对视的下一刻感到一股如同尸山血海的肃杀森冷之感,他倏忽地握紧缰绳,出言道。

  “沈青鸾。”他直呼其名,“都说你本事大,力压启朝无数男儿,我原以为是个敢单枪匹马挑阵的英雄,怎么,竟也带这么多人出来,那日在城楼上大放厥词, 如今,可是怕了?”

  若非这挑衅太过于低劣,沈青鸾都要以为可莱依觉得自己是只长力气不长脑子的莽夫了。她挑了下眉,回望过去,直接道。

  “你的激将不过关,更像个幌子。”

  她向身侧的殷岐望了一眼,再重新转回对面领军之人身上,略微勾了下唇。

  “既然要试,那就试个痛快。让我看看传出如此盛名的战阵,是否真能挡得住本王。”

  可莱依沉着脸色,骤然抬起一臂,再半空之中猛地挥下。

  随着他动作变化,一众玉周军士也同时拔刀,玉周的特制长刀刀身极宽,锋锐逼人,上面刻画着各类凶兽动物的图样。

  喀嚓——

  拔刀声整齐划一,连刀身横起的幅度都近似完全相同。在这一刻,这些面容不同神情不一的玉周军士,仿佛化作了一个精密运作的机器,每个人都是其中冰冷的组成部分。

  咔、咔、咔!

  是重压之下层层逼近的马蹄之声,形成一个弯曲的弧度向前压近过来。震得土地颤抖,响声隆隆。

  可莱依始终坐在马上,位置没有变化,却在他人的移动之中变作千刀军的中央位置,且再也没有脱离开中央部分。

  沈青鸾略一扬手,目光穿越层层刀马骑兵,直接落到了万军之中的敌将脸庞之上。

  身后的大启神武军随她动作如浪潮翻涌冲出,在殷岐与罗骱的领军之下撞进战刀的洪流之中,交叠出杀声战浪,啸声冲天。

  神武军中最精锐、最可怕的部分,就跟随在沈青鸾身后,屏气凝神,寂若无声。

  直到他们的主将——沈青鸾单手御马,如离弦之箭一般猛地冲出,那一匹高大雪白的神骏直直地压进战阵之中,红樱银枪向前横扫,一时撞上十数把玉周长刀!

  铮然一声裂响,刀身上的凶兽图腾迸出刺眼缝隙,在重力一下纷纷裂开打落,带出一阵兵器坠地之声。

  沈青鸾身后,是神武军的精兵猛将,随着斩落长刀的主帅撞进阵里,发出带着冲天血气的嘶吼和战声。

转载请注明:小狼狗书法欣赏 » 今天娶到国师大人了吗?_分节阅读_第39节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