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小狼狗书法欣赏

登录网站网站收藏联系我们

导航菜单
首页 » 小说段落 » 正文

今天娶到国师大人了吗?_分节阅读_第38节

  安川城封闭数日,向来除守城军士外寂然无声,不得军令,从不贸然应敌。而今时不同往日,城头之上,忽地立起赤旗,火凤图腾在旗帜之上挟火燃烧,迎风鼓动飞舞。

  一位银甲红衣的将领登楼,因距离稍远,略有些分不出男女。只能看出那人单手按剑,背负银枪,甲胄折出一道冷光,在银甲下的赤袍色泽鲜明,如燃烧着的烈火一般。

  桑郁卓仔细凝视,下意识地紧了紧手中刀,转首高声道:“再擂鼓!”

  冲天鼓声,震耳欲聋。就在鼓声与叫阵之声再起时。城楼之上那人在众目睽睽之中,抬起一只手,将守城军士的重弓收拢于手掌之中,展掌撑拉,从旁侧挽起长弓,张弓搭箭。

  箭身纤细冰冷,泛着金属的光泽,尾羽紧凑,中间点着一抹殷红之色。

  桑郁卓为人自负,并不认为此人在如此距离之下能击中有长刀在握的自己,他转了转手中刀,用玉周话笑骂了一句,引得周围将士随之附和。

  下方一片晦涩难懂的外邦语,而那支搭在弓弦上的长箭将重弓撑开,在修长有力的指间稳了短暂须臾,随着烈风震荡声冲了出去,在半空中切割开尖啸之声。

  啸声一起的瞬间,桑郁卓骤感威胁,瞬间变色,他抬刀阻挡,正被长箭钉在刀身之上,巨大到可怖的力道撞上刀身,擦着一侧的锋芒刮过他耳畔,带出脸颊的血痕与耳上豁口,卸力倏地插入地面。

  玉周军中一瞬死寂,落针可闻。

  桑郁卓格住长箭,猛地一甩刀,顾不上鲜血横流的脸颊与右耳,便窥见刀面上令人悚然的坑洞。

  他背后满是冷汗,遍体生寒,就在抬首向城楼之人望去的瞬息之间,另一根长箭几无停顿地冲到面前。

  长箭刺面,眼前风冷,死亡近在眼前,逼得浑身麻木不堪。

  就在他喉间慢慢涌上铁锈气的时刻,那支飞箭顺着方才刮出的右耳缺口而过,与方才分寸不差地冲了过去,将玉周军中数人擂击的大鼓猛地刺破。

  那些叫阵与嘶吼在此刻如笑话一般。

  桑郁卓浑身渐渐回过劲来,嗓子里的血气往下压回。那只麻木的手臂使力握住缰绳。他回首看了一眼众军,旋即深吸一口气,抬头高声问道:“敢问阁下何人?!”

  他的大启官话还算标准,虽有一些玉周的口音,但的确能听清说的是什么。

  沈青鸾撂下这把重弓,将之交还给守城军士,抬腿迈开一步,跨上城楼,语气不变地回道。

  “大启神武军主帅,沈青鸾。”

  她声音清亮,可以轻易传遍城楼上下,落字又准又稳,加之方才那两箭,有一种扑面而来的暴戾凶气。

  围城之军中陷入一种持续的死寂里。

  大启名将,堪称战无不胜、攻无不克的沈家之女,以一只冲天而起的祥瑞吉鸟为名,却在年少至今的战役与扫荡之中,留下周边小国无不敬服震怖的阎罗之威,以至于到接近妖魔化的程度。她的战功数不胜数,封无可封,才至女异姓王的位置。

  桑郁卓握紧缰绳,喉头滚动,说不出话来。

  前几日安川城城门紧闭,众人皆以为并非是此人领军,否则以她的盛名和风格,不必谨慎到这种地步,甚至还有人嘲讽大启“自吹自擂”。如今这迎面两箭,尽展风采,说是天降将星,恐怕也不过如此。

  右耳的豁口鲜血稍凝,一切皆发冷,从心至身,莫不感到震颤不已。

  就在桑郁卓稳了稳心神,欲说些什么时,城楼之上的那人继续道。

  “叫你们的王来见我。”沈青鸾道,“久围不取,自寻灭亡。要我神武军迎战,你——不够资格。”

  桑郁卓噎了一下,一口气险些提不上来,就听闻那女子声音又续,在清亮中泛着一股冰冷。

  “让可莱依听着,我沈青鸾,要取他的头颅与你玉周的一纸降书,来聘我夫。”

  她似乎是丝毫不觉得这个要求有何不对。

  “举目之山河,王妃想要一里,本王便取一里,王妃想要一国,本王便灭一国。”

  狂妄!

  不光是桑郁卓,便是下方的玉周军士,几乎全部被她这几句话激怒了。鼓破不能擂,而战阵却又引不出人,叫阵则无人相应,若非神武军来援,他们早便想强攻夺取,重掌这座边防重城。

  桑郁卓深深地望上城楼,忽地抬手道:“撤军。”

  “将军!”

  “桑郁将军!”

  周围军士不甘低吼,却在严令之下不得不在城下退开。桑郁卓驱马后撤,却在离开之前忍不住回首,再次看了一眼那个身披银甲的女性将领。

  他用玉周话说了一句什么,然后对身边副将道:“回去,速报王主。”

  ·

  赤旗之下,沈青鸾反手捏了一下手腕,对刚才的第一箭并不满意。她自上次回京,再到出征之间,中途除了演武训兵之外,并未引过这样的重弓,因而略感不顺手。

  披风内衬与战袍同色,俱是殷如鲜血,而外边的面儿则是玄色为底,以金线刺得一只鸾凤,在祥云之中翻飞,逆风时边角扬起,露出内衬的一线猩红。

  她虽佩剑,却未拔剑,露面解围之后,走下城楼时有专门等在中途的将领,是罗将军。

  “统帅大威。”罗骱抱拳道,语气中心悦诚服。“灭尽玉周近日来的猖獗。末将实在惭愧。”

  沈青鸾拍了拍他的肩,道:“过不在你,玉周战阵精妙,待可莱依当面,行正面冲突交战之时,我军必有折损。那时才是论计用谋,兵不厌诈之时。”

  罗将军是知悉她的计划的,略有一些犹豫地问道:“殿下其实无须亲身犯险……”

  沈青鸾摇了摇头,道:“换别人,饵不够足。”

  她没有耽搁,在罗骱的跟随之下走完城楼阶梯时,在阶下看到一团雪白又毛绒绒的影子,身边只有一个看起来年纪很轻的小兵,看起来十六七岁,目光紧张得都不知道往哪儿放。

  沈青鸾瞟了那少年一眼,随即上前,探手过去,让郑玄把手放上来。

  “怎么来了,不是说让你不用过来,今日并非是什么要紧场面,他不敢摸不清城内情况时攻城,我只是去吓吓他们,撑一撑士气……”

  景王殿下絮絮叨叨说了好长的话,触到的掌心还带着手炉的余热,倒是觉得他比以前爱惜身体了。她满意地放在双手中搓了搓,低头亲了一下对方霜白的指尖,埋怨道:“一点儿血色都没有,让母亲知道我把你养成这个样子,我的面子往哪里放?”

  郑玄无奈道:“这件事也是景王殿下的颜面之一吗?”

  “那当然。”她笑眯眯地应了一声,靠近过去,声音略微压低一些,语气缱绻又暧昧。“有没有好好喝药?齐明珠说要看着你,让我检查一下。”

  她不怀好意,却还理所当然地偏头吻他,只碰到了唇角,便听见郑玄轻声提醒了一句。

  “昭昭,有人在。”

  沈青鸾本想说“理那些人做什么”,但在下一眼看到国师大人发红的耳根,在如霜般的肌肤上鲜明而惑人地浮现出来,让人想要顺着这抹淡红一点点亲吻下去,烙出更深的痕迹来。

  旁边的小兵已经目瞪口呆,脸颊绯红,不知道该把眼睛往哪儿放。随即听到他们主帅一声冷淡的命令。

  “转过去,不许看。”

  他条件反射般遵命,背对着自己奉命侍奉的国师大人和统领全军的景王殿下,眼里尽是西北的黄沙冷风。

  身后传来隐约的呜咽声,国师大人平日里清冷寡淡的声线有些微哑,带着一点儿恼意。

  “你……!唔……”

  景王殿下的声音随后响起。

  “先盖个戳儿。”这句话嚣张得像个女土匪,哪有名将的气质,“方才我在城楼上的话,你听到了吗?”

  城楼之上,沈青鸾那几句话喊得响响亮亮,小兵一直护卫在国师左右,怎么会听不到。

  不过那该是壮我军声威的,小兵想到,哪有拿这个当聘礼的,就是玉周皇室,也不敢说拿城池娶夫。

  随后,他听到沈青鸾兴致勃勃的问话。

  “你想要哪座城?”她说,“冷塞、乌里赤……还是终光?”

  ……

  殿下你醒醒,终光是玉周的国都啊!

  当然不光是他,同样不敢看的罗骱也在默默腹诽,国师大人若要四海诸国一统,那景王殿下在青史中所留的名声,恐怕就是为蓝颜战天下了吧……

  作者有话说:  三更应该在晚上九点。

  月初了,冲一把,让我把这文救起来叭。再扑真的吃不上饭了……。

  居心(三更)

  玉周军帐之中。

  一个年纪看上去很轻的年轻男子坐在大帐之中, 坐姿随意, 略微屈指敲着桌面, 在听桑郁卓讲述完毕,手指倏地一顿。

  玉周新主亲自领军,势要拿下安川城,及安川之后距下一座重城之间的数百里锦绣山河, 而要取得这些功绩,大启名将沈青鸾,是一道绕不开迈不过的重要障碍。

  可莱依长发色泽浅淡,在光线下泛着一点儿细润的金色。他的眼眸如同猎鹰一般,隐隐透出一种如同捕猎者般精准而藏匿起来的杀机。他听完了桑郁卓的转达,沉声评价道:“的确是天生将星,只是这些话说得, 太过于自负。此人如此常胜,想必会生出轻敌之心, 你不言便退,做得好。”

  桑郁卓微微颔首, 也跟着沉着脸,没有说话。

  可莱依道:“她知我不会久围,要我出面才肯迎战,恐怕是要起生擒活捉的心思……这个女人不可小觑, 即便有战阵依仗,也须小心。”

  他虽然年纪较轻,但阅历与心计都已不凡, 若非如此,便没有能力坐稳玉周新主的位置。

  桑郁卓静听片刻,破损右耳之上伤痕尤在,凝出一道刺目的殷红来,痛感并不强烈,但却显出无比的耻辱。他低声进言道:“王,她或许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可莱依接道,“此人特意逼我出战,很有可能是想探明我千刀军的底细,另有他策,否则便不是大启名将的水准了。既然如此,将计就计,我也该去。”

  “有千刀军无往不胜的战阵在,纵然她神通广大,以一当百,也休想在正面取胜。”

  两人是用玉周话交谈的。冷风寒夜,西北之外更远的地方,那些蛮荒至渺无人烟的所在,那些囊括在玉周国土内,却从土地里榨不出粮食的贫瘠旧城……他们生于漫天黄沙的西北,生于无边无际的莽荒之中,祖祖辈辈在此挣扎求存,为有一次进步,常常以性命作为代价。

  他们不想终生困在这种地方。

  可莱依所做的事情就是这样,他想要玉周的脉络将流入启朝,那些虬结有力的根须、盘折蜿蜒的藤蔓,将会长出贪婪的刺,扎进丰饶的内地里,探得深一些、再深一些,努力汲取百里沃土的滋养,缓解玉周迫在眉睫的逼命之渴。

  可莱依看着晃动的灯火,望着柔而微亮的火光,他身在此处,原应该想到不日将面临的强敌,而此刻从视野里晃然闪过的,是一片片掩埋旧城的黄沙与成群的牲畜。他的故土与人民,还在更寒冷更贫苦的地方挣扎。

  而可莱依的寿数早定,还有不到十四年。玉周皇室的隐疾就会将他从王位上拉扯下来,带去地府,带去再也无法触及尘世的地方。但在这一辈、下一辈的皇族之中,几无能用的兄弟姊妹。

  可莱依看了很久,忽然问道:“蜡烛从启朝传来玉周,多少年了?”

  桑郁卓稍稍一愣,想了一下,才回答道:“……许是有,二十多年了。”

  “二十多年。”可莱依道,“这次,我想拿下启朝的北方明珠,眼前的这座安川。”

  桑郁卓内心一紧,顿时感佩道:“惟此一言,为王效死。”

  “千刀军个个敢为我效死。”可莱依借着烛火看他,眼神中有欲燃的烈焰。“玉周如此神军,不该拿不下一个安川,不该将眼前的佳肴拱手相让。”

  “是!”

  他收敛目光,将压在案上一张色泽泛黄的纸展开,纸质很脆,摩挲起来略显粗糙,上面画得是战阵阵型,是曾经在玉周国都内演练过无数遍的奇技。

  “……从此处起,到这边停,留出一条杀口。”年轻男子的声线略显沉哑,带着玉周话里上挑的声调,“神武迎战,让沈青鸾深入……向右退开,再换长刀进,成排逼压,力图使她深陷,断去启朝一臂……”

  ·

  “……斩敌突围,由殷岐在左接应。遇长刀那一列则退。罗骱领主力,只攻中央。”

  沈青鸾坐在上首,将一切安排停当后,便转眼去看郑玄,见郑玄略微蹙眉地望着自己,立即反应过来,道:“你不要担心,我有把握。”

  “……这样设计太危险了。”

  郑玄其实并不想在沈青鸾的领域之内多说,但无论从任何角度上看,这个计划都显得十分激进。

转载请注明:小狼狗书法欣赏 » 今天娶到国师大人了吗?_分节阅读_第38节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