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小狼狗书法欣赏

登录网站网站收藏联系我们

导航菜单
首页 » 小说段落 » 正文

今天娶到国师大人了吗?_分节阅读_第37节

  沈青鸾停下话语,转眸用疑惑的目光看向郑玄。

  “明日风往西南。”郑玄续了一句。

  她愣了一下,目光落在郑玄认真的神情中,眸光在他纤密的睫羽间停了一停,脸上毫无濒临战时的觉悟,反而轻轻地笑出了声,问道:“那什么时候刮北风,王妃,嗯?”

  郑玄:“……”

  旁观的两人:“……”

  ·

  安川城内,七皇子居所。

  齐谨行斜倚在床榻边,一手从床榻之上垂落下来,由身侧的太监侍奉着换药包扎。少年郎年纪虽轻,但亦有几分出身皇家的沉着稳重,他闭着眼,呼吸声十分清浅。

  太监将药换好,在新的纱布边打了一个精巧的小结,随后将沾血的纱布弃之于盆中,开口唤了一声“殿下”,而后低问:“您是怎么想的?”

  齐谨行抬起眼,思索了片刻,道:“我觉得,景王有辅弼我的意图……不,她是有扶持掌控傀儡的心思。”

  即便沈青鸾的权欲之心并不大,但仰仗她鼻息生存登位的下一任帝王,无论是谁,都会觉得危险忐忑。

  “您年幼稚龄,是掰不过这一位的。她如今带您出行,便是索取一个可进可退。进可扫荡西北举兵归,以殿下的名义持大军回京,杜撰计谋,清君之侧,自恃民心军权,逼宫圣人当面。”

  齐谨行嗯了一声,接道:“退可为我邀功请赏,索太子之位。而我势单力薄,只能依仗于她。”

  “正是。”太监放下铜盆,挨在齐谨行手边,徐徐低语,“五殿下也发疯症,生不如死,岂是在这一位眼皮子下能受害的?景王殿下固然是靠山,可这位靠山,是要讨好得来。”

  齐谨行:“愿讨好她的皇室之人,大有人在。动乱又生,若非如此,父皇也不必因她掌权而心忧不已,又不得不用了。”

  两人交谈须臾,门窗俱严,火光微颤。

  烛火拖出一道昏沉的长影。

  及至此刻,忽闻得外面一阵匆促声响。那年长太监放开手上物件儿,起身推开门缝,见到寒风凛冽中,两军士搬着一个黑漆漆的蒙席之物走远。他一转头,猛地看见一人驻足在房门边,不知道站了多久。

  他唬了一跳,借着月色看去,见到乌发高束,一身劲装的景王亲卫,佩剑悬腰牌,并带个蜻蜓点荷花的香囊,脸上无甚表情地站在那里。

  老太监躬身礼道:“南侍卫。”

  南霜移过目光,拱一拱手:“张公公。”

  “这是……出了什么事儿了?”老太监指了指远去那两名军汉,问道。

  南霜答:“不过是送困居于此的孤魂野鬼一程。”

  张禄教她说得愈发胆颤,手指都收进袖子里,掌心湿润,也不知这人有没有将他与七殿下的谈话听到几分,但又想到方才语声低微谨慎,见她面色无异,又安了安心。

  “……那咱家便不扰南侍卫了。”

  南霜看着面前的房门渐渐关上,烛火熄灭,正想回返议事堂时,忽地听到房顶之上,一声骤起的低笑。

  她身比话语更快,轻若鸿雁般猛蹿上去,稳稳落在瓦列之间,所佩长剑已出鞘半寸,渗出刚饮过血的悚人寒芒。

  “什么人!”

  话语未落,便见一袭雪白坐在房顶上,齐明珠面庞俊美,露出整齐的牙齿笑了笑。

  长剑落入鞘中,南霜颇感莫名其妙地看过去,视线在旁边的酒上转了转,道:“这么大风,医仙大人怎么在这里。”

  “医仙大人?”齐明珠重复一遍,不太乐意地伸手拍了拍房顶。“坐,反正你也没事儿,你家王爷估摸着跟郑玄亲热着呢,你别去自讨没趣。"

  南霜迟疑了一瞬,松开按剑的手,坐在了齐明珠的身侧。

  寒夜之中,熨烫过的酒液散荡出蒙蒙的白雾。

  齐明珠递过去一杯酒,道:"南侍卫跟在景王身边这么多年,对她的为人,再了解不过,可否讲给我听听"

  南霜抬眼看了看他,略抿一口酒,不答反问:"你信不过"

  "不是。"齐明珠垂下眼,轻轻笑了一下。"无趣,陪我聊聊。"

  风拂酒冷。南霜沉默地看了他片刻。

  "好。"

  ·

  成慧道人居于内城,此时早已安歇下了。两位将军也在议事后各自回返。

  烛火微晃,荡出一层摇曳的光影。

  郑玄抬手解开领口下的系带,将厚重雪氅脱下。

  房门吱呀一声,他抬眼时,看到沈青鸾关上房门,卸下银甲,露出里面赤红如火的长袍。

  她佩剑压在甲胄之上,剑鞘上盘旋着两只青色的凤凰,雕刻得精致华美,但似乎年岁不短,略带着一些古朴沉淀的气息。

  倒是很衬她。郑玄收回目光,抬眼时正与沈青鸾视线相对。

  “……昭昭?”

  “嗯。”沈青鸾应了一声,“怎么?”

  ……她这理所当然的样子,差点要让郑玄以为是自己进错了房间。

  她去除甲胄和外袍,抬手去握郑玄的手,将他的手拢在掌心里,再抬指去解开他的道袍,低声道:“白日里忘了问你,可有想我?”

  她抵着对方的肩,似乎没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对。

  夜半私语,明知故问。

  郑玄按住她的手,放软语气地哄道:“想你。”

  国师大人脸皮薄,肯这么说已算是令人意外。沈青鸾心情颇好地亲了亲他,搂着对方的腰,猛地把他抱了起来。

  ……!

  按着她的手的力道忽地重了些,怀里的声音似乎有点儿着急。

  “……放我下来,别闹。”

  沈青鸾朗笑一声,把他放到床上,施然地解开他的衣带,半臂撑在上方盯着他。

  原本就打不过她,这回更反抗不了了。

  他内力沉封,动用不了,一手被她握紧,小小地挣扎了一下,未果。

  “放你下来了。”沈青鸾勾过他发间的一缕清霜,将银丝缠卷在指间,看了半晌,低声道:“好像又长了些。”

  她的指节上绕着这一缕霜白,慢慢地摩挲着顺到发尾,目光随之落到略显枯败的末梢之间。

  沈青鸾的目光太过专注,那双凤眸沉淀下来,伴着片刻的静默。

  她的目光上移过去,落到郑玄的脸上。在不断蔓延而开、沉默深郁的氛围之中,沈青鸾叹了口气,低首吻在他眉间。

  “你这个人,口口声声说想我,怎么不知道保护自己,让我这么难过。”

  郑玄冷如冰的手指被她握紧,竟也渐渐生出一些温度来,他张开手指,反握回去,与其十指相扣,指腹相贴。

  温暖且带有侵略感的气息缠绵深入,将之包围。与他身上的冰冷清寒之气交融在一起,在呼吸时、低语间柔软地散荡开来。

  “抱歉。”

  他的声音很轻,只有在这种距离下才能清晰的听闻。落在耳畔之中,有一种类似于蝴蝶蹁跹而过的恍惚错觉。

  微淡的梅香在靠近时逐渐蔓延,有一种幽然的冷柔。

  “……是我错了。”对方的声音极其得柔软诚恳,连话语末尾的气音好似一抹没有重量的轻烟,在转瞬间逸散开了。

  “再不让你担心,原谅我,好吗?”

  沈青鸾并没有真的怪他,但郑玄的态度却很认真,声音放柔时,宛若残冰消融,勾得人呼吸一紧。

  哪有什么出尘脱俗、超拔于世,哪有什么天性冷淡、寡语少言,在心爱之人面前,给她全部的温柔,都还怕不够。

  沈青鸾喉间干涩,总觉得有一种要把持不住的感觉,偏偏郑玄还毫无自觉,眸光清澈温柔地与她对视。

  “你哪是什么贬落凡间的仙人,你简直是……”

  沈青鸾下意识地说了半句,将后半句压了下来,她触到对方比常人要低许多的肌肤,将心底翻腾的杂乱情绪隐起,低头埋进他的颈窝里。

  “长清……”

  “嗯。”郑玄低低地应道。

  “这一仗打完,我们回去成亲。神武军在我手上,谁拦都不好使。”

  “……嗯。”

  “你看谁顺眼,就让谁坐金殿。齐明钺那个老狐狸,我不陪他演了。”

  这话真是大逆不道,她怀里的人可是六世高门,流芳百世的郑家独子,她自己可是满门忠良的沈家将。

  可是国师大人还是没有反驳,依旧很轻柔的应了一声。

  洒在冰冷肌肤上的气息温暖火热,近到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声。

  还有她低微的、却有一点儿不讲理的话语。

  “你不能进郑家的宗祠。”她理不直气也壮地续道,“进我家的。”

  作者有话说:  沈·酷炫狂霸拽·青鸾。

  《霸道王爷爱上我》x

  国师:……?

  下一更在早上六点,已经定好时了,你们睡吧,起来再看。

  聘礼(二更)

  西北之中不比内陆, 是向来不辨春冬的。这样的时节, 京中应该早已有依依杨柳, 柔柔暖风了。

  而在这个地方,依旧是黄沙合着寒风一起作乱,刮得人面颊发痛,眼中生泪。

  安川城城门紧闭, 才破晓,城外玉周的千刀军名将喝阵,擂鼓声声,领头之人骑马踏出,望到城楼之上。

  玉周与大启不同,玉周皇室皆是女子接任继位,世世代代如此。而新任玉周之主则是一位皇子, 虽冠以可莱的姓氏,在初登基之时却不被认可, 若非他文韬武略尚算过关,而人又能打, 手下的军士也肯跟随,恐怕并不一定能真的坐稳玉周里王的位置。

  至于玉周皇室女子继任的习俗,据说则是因为玉周的皇室血统中,皇子大多数都会在三十五左右因遗传疾病而病故。这类隐疾似乎是无法医治, 否则也不会在这几代之内皆如此。便是因此,致使玉周在四海之内,是唯一不重生男重生女的国家。

  而玉周新主可莱依, 这个在他们国土之上可称传奇的男子,登基之初,年仅二十一岁。

  千刀军是可莱依亲自领军,但他并未出现在城楼之下。领军在前的围城之人名唤桑郁卓,声名显赫,有百夫莫敌之勇。

  他身高八尺,坐在一匹漆黑骏马之上,手握缰绳,浑身披着略显沉重的盔甲,甲胄泛着冷冷寒光,他令众军士在城下擂鼓高喝,用大启官话骂阵。

转载请注明:小狼狗书法欣赏 » 今天娶到国师大人了吗?_分节阅读_第37节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