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小狼狗书法欣赏

登录网站网站收藏联系我们

导航菜单
首页 » 小说段落 » 正文

今天娶到国师大人了吗?_分节阅读_第36节

  “太便宜她了。”沈青鸾淡淡问道,“是……贺青洲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他竟然有这样的胆子,沈青鸾闭上眼,“把他带过来吧。”话语一顿,似又觉得那个人的脸会让长清不舒服,又嘱咐一句,”戴上斗笠。”

  作者有话说:  沈青鸾:?所以她嫉妒我啥,因为长清喜欢我?

  郑玄:嗯,喜欢你。

  

  第41章 轻吻

  郑玄是第一次见到这位陷于盛传中的“新宠”, 他已在路途中得知了对方的事迹……都是些青楼出身、随军西北之类的坊间笑谈。

  来者戴着一个斗笠, 四下黑纱垂落, 面容模糊不清。他进入时,手指还是颤抖的,望过来的视线似乎有点怔,还有点莫名的痴。

  郑玄摩挲了一下拂尘玉柄, 目光平静地看过去,似隔着一层阻碍,与他的视线相对了。

  贺青洲的目光来不及收起,却在这位国师大人眼中看不到丝毫的厌恶轻蔑,只有如一片静潭,水平如镜。

  他蓦地一退,像是被蛰了一下, 从伤患处翻出淋漓的鲜血来,连呼吸都顿住了一刹。

  即便那个人什么都没有说。

  面前是当朝的唯一一个异姓王、军功赫赫, 与出自高门、师传不凡的国师大人。景王的手覆盖在国师的手背上,收拢握紧, 像是一种眷恋且珍贵的态度。

  贺青洲没有任何一刻能够这样深重得了解到自己的苦难,也没有任何时候这样清晰地察觉到自己的存在如同阻碍。这的确是一对天作之合,而被恶意利用、制造出来的他,像是那些阴谋机心的证据。

  他低下眼, 看到自己手心的一寸血迹,没有说话。

  一旁的南霜在沈青鸾耳侧低声道:“随您吩咐未曾看守,牢中那人被他用架上的刑具捅了十几刀, 气绝身亡。”

  沈青鸾略一颔首,似乎也并不打算探问这些事的根由。她从庆曼婷的只言片语中想到这两人有关,这只是试探的一种结果而已,即便有些极端,但也算是一种答案。

  只是未让长清亲手了断,稍显可惜。沈青鸾想到此处,又立即觉得不好,他怎么能沾血,那双手只适合品茶下棋,再就是与她相握。

  沈青鸾将他的手指放进掌心里,收紧时握了一下,又慢慢松开,问道:“长清,你想如何处置?”

  纵然有万分的信任,也不敢损耗一分一毫。沈青鸾凤眸一扬,恢复神采地望过去,语气温柔地问这句话的时候,活像个为蓝颜知己断送江山的昏君。

  齐明珠在旁边打量着,腹诽道,若真让她反叛起义,也不能让她当上皇帝,否则玄灵子岂不是祸国妖后。出家人一世清名,全让这个凶残的女人折腾得没了。

  郑玄能领会沈青鸾做这些的每一个目的,也在齐明珠之前的谈话中了解到他们两人目前的状况,他移过目光看了一眼贺青洲,对沈青鸾道。

  “你若无用,便送归来处,或是另寻出路,两者皆可。”

  这的确像是郑玄会做出的决定。

  贺青洲被安排到她身边,只是想作为玄灵子的一个代替品而已,此刻对方已回归到她身边,他对于齐明钺来说,已然无用。

  而沈青鸾留他至今,也是想让不知在何处的郑玄松口气,降低他身边的关注度……另一个原因,便是这张脸的用处,让她聊解思念。

  沈青鸾抬了抬下颔,朝南霜示意了一下。

  现在,他没有用了,对双方而言,都是。

  贺青洲遮挡在黑纱下的双眼闭而又睁,随着南霜起身,步出堂中,冒着寒风,走到另一边灯火寂落的无人之地。

  景王殿下的贴身亲卫跟在身后,呼吸声很清晰。

  他略微停步,摘下斗笠,平平地注视过去,看着南霜的双眼。

  “南霜姑娘。”

  这军营中的人都是叫南护卫的,他的称呼倒是不同。

  “王爷让我去看那个人,可是已知道些什么?”

  南霜点了下头,回望了一眼通明的灯火,道:“主子从一开始就知道……你只是博弈者的棋子,被推着送到她面前。因为你的容貌,她不可能让你待在那种地方。”

  贺青洲默然点头,又过了片刻,轻轻地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仇怨已报,伤我的人已经死了。”

  南霜沉默地看着他,看到他低首时坠落的泪水,但却没有哭泣的声音。

  他转过身,稳了稳声息,继续问道:“殿下的意思,是让我走吗?”

  南霜下意识点了下头,又摇了摇头,她太清楚沈青鸾的性格了,慈不掌兵,义不掌财。她家王爷即便听从国师的意思,但也不会允许贺青洲用这种面貌离开。

  即便她知道此人并无多大的罪行,只是惯受摆弄、无力反抗。

  两人行过一段路,贺青洲一直没有发出声音,他像是在做什么决定。

  “景王殿下的威名传遍天下,她是百年一出的巾帼英雄。”贺青洲突然道,“只是她对别人,没有对国师万分之一的好。”

  他笑了一下,又道:“姑娘不走,是另有要事在身吗?”

  月夜冰冷,南霜没有什么表情地盯着他,道:“的确如此……”

  “你不必担忧。”贺青洲打断她,“请借姑娘长剑一用。”

  南霜不确定他是否明白了自己的意思,想劝他使用那种不可褪除的□□,也算是改头换面,总比毁掉容貌更好,但话到嘴边,却又没有说,而是抬手解剑。

  贺青洲抽出青锋,忽道:“南霜姑娘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复命之时,请告诉景王,我身上所被强加的命令,非我所愿。但事已至此,毒症每夜发作,痛不欲生……听说国师大人也是如此,请她好好相待。”

  “我有很多的恶念、不平、愤慨,那个女人死在我刀下时,这些都跟着炸开了,原来我生来的意趣,便是为仇怨而生的吗?殿下不算是一个好人。”他说到这里笑了一下,“但是大启不能没有她,这绵延千里的防线不能没有她,至于我……”

  “早就不太想留存于世了。今日见到了正主,了结了恩怨,一切已足。以色侍人者,不敢带着别人的痕迹。”

  南霜心中稍感触动,却骤觉不对,她方要阻拦时,便看到交由到此人手中的长剑白芒一闪,错眼之间,已经迟了。

  她掌中虚握,捉了个空,只扣住了一寸剑身,压出一道血红的伤痕来。

  在视线所及之处,是慢慢洇透青砖的血迹,

  她掌心的伤口也蜿蜒滴落出殷红血珠,碎在砖隙中央。

  月影昏沉。

  南霜别开目光,略带伤痕的手将长剑归入鞘中,稍微颤动了一瞬的怜悯之心,在嗅到边塞的烽火气时,复又结满不化的坚冰。

  “下一世,”她说,“别再来人间。”

  ·

  “景王尚且不要紧,如今见了面,那类毒物不攻自破,可被内力化解,只是对你的忘性大了一些,想来也会慢慢恢复。而你……”齐明珠思考了一会儿,也没想出如何将郑玄的情况说得恰到好处,他看了一眼沈青鸾,无奈道:“你盯着我也没有用,为玄灵子续命之人的方法十分高超,除此之外,再就是……”

  成慧道人因有话要与沈青鸾讲,而她的事情又实在太多,因此留居在安川城中一日,以成慧自身的作息习惯,此刻早已闭门不见他人了。

  齐明珠的话语就停顿在这里,余下的话压了下去。

  再就是郑玄并不知情的恨水无情蛊,可以延续他的寿数,说是延续,也不尽然,其实更像是共同承担而已。

  他截转话题,道:“……再就是几种不同的当世奇珍,我游历之时,遇到了一种药中珍品,或可一试。”

  不待沈青鸾开口,他抢先道:“这次要收诊金。”

  “自然,只要你开口。”

  景王殿下果然是不同寻常,这几个说得很有分量。齐明珠笑了一下,道:“想好再告诉你。”

  那瓶从庆曼婷身上搜来的毒药就放在他身边,以作对照研究。沈青鸾在之后将于两位将军会面,他懒得旁听,且也没有旁听的必要,便先行离开了。

  这是军中之事,郑玄略微抽了一下手,本想应礼退避,却被沈青鸾按住了,还十分过分地顺着掌心握住了手腕,在霜腕之间按住了,体温温暖。

  他停顿了一下,没有撤开手,而是缓慢地反手回握,低声道:“我在,不要紧吗?”

  “你不能离开我身边。”景王殿下固执且不讲道理,“看不到你,我不安心。”

  几乎带着一点幼稚的孩子气。

  齐明珠走后,只有议事堂外有几个守卫的军士,四下无人。她靠近过去,指了指唇,目光明亮,带着一点隐蔽的期待。

  灯火明亮,映在她的脸侧,在细密纤长的眼睫间投下一道淡淡的阴影。那双远山黛眉舒展开来,眉锋有一些利,眉下是内勾外翘的标准凤眸,瞳色漆黑,此刻盛满烛火、盛满眼前之人,如同映着偌大尘世的倒影。

  郑玄静静地看着她。

  前世孤寂至终,以火海作归途。却没想到真的有一日,能栖落在她的心上。

  那缕熟悉的气息慢慢地翻涌而来,像是山间被风雪掩盖的松林与翠竹,交错着淡淡的寒梅幽香。

  碰到唇间的触感略带冰凉。

  骤然而起的心跳声,猛地交握的十指。沈青鸾讨要到了一个轻吻,觉得一切疲倦都随之消失,她忽地俯身过去,把对方圈在座椅于怀抱之间,用极低的沙哑声线道。

  “……你勾引我。”

  郑玄:“……?”

  作者有话说:  景王殿下钓鱼执法,读者不要学。

  

  第42章 眷恋(一更)

  殷岐与罗骱到时, 已是深夜。

  殷将军常驻京中, 对京中事宜多有了解, 久闻他超脱尘俗、清冷寡欲的清名,而且也不是没有见过这位国师大人,故而对他尚有一些印象,而今日相见, 却是在婚约下达天下之后第一次见到他。

  神情平静,孤冷高洁,与印象中别无二致,就是……嗯?他的视线触及道袍雪氅的领口边,沿着厚密的领口上移,在雪白的绒绒间看到一个浅淡的红印,如同雪地里盛开的梅花, 落在他白皙修长的脖颈间,仔细辨认, 似是……像吻痕。

  殷岐面无表情地把目光移到自家主帅的身上,看着景王殿下心情颇好的样子, 总觉得方才发生的事情不太能够拿到明面上来想,而景王跟国师的相处方式也与其他夫妻不同,似乎有哪里不对。

  在另一边,罗骱正顺着沈青鸾提出的思路讲到一半。

  “……届时由末将带这支兵, 殿下坐镇指挥……”

  “不。”沈青鸾截断他话,直接道,“我来。”

  她说得干脆利落言简意赅:“明日再喝阵, 由本王亲自出面,将这场面做得更真一些。”

  言下之意……殷岐蓦地看到沈青鸾朝自己望来,无形地印证了心中所想,看来之前的这些布置,果然并不仅止于此。

  “无论他信或不信,都要咬钩。”沈青鸾勾了下唇,“战场之上瞬息万变,应战之后,接下来的事,一分一秒,都容不得可莱依迟疑。”

  就在殷岐仔细听从其余布置时,忽地从清亮女声间听到一声轻轻的提醒。

  “不要选明日。”

转载请注明:小狼狗书法欣赏 » 今天娶到国师大人了吗?_分节阅读_第36节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