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小狼狗书法欣赏

登录网站网站收藏联系我们

导航菜单
首页 » 小说段落 » 正文

今天娶到国师大人了吗?_分节阅读_第35节

  沈青鸾看了她一会儿,很淡地笑了一下,似乎连愤怒的情绪都没有产生,她收回目光,吩咐道。

  “把人拖下去,剁了。”

  “是!”南霜精神一振,正要提起此人时,便见庆曼婷短暂怔愣后当即大喊。

  “若你杀我,郑玄所中之毒便也无解!”

  沈青鸾擦剑的手一顿。

  她抬眼看向女人的面孔,神情莫测。

  风雨欲来。

  ·

  作者有话说:  谢谢大家!!!

  我可以我能行我又活了!!!

  这章定时凌晨发,结果前台到早上都看不到,只好手动再发一次。

  

  第40章 解药

  沉黑刑房, 只有案上一点星烛。

  涓滴水声。

  猩红的血迹从刑架上蔓延而出, 像是饱蘸罪孽的朱砂, 涂满地面。

  烛火微晃。映出沈青鸾那双纤密的睫,她略微垂眸,将齐明珠递给她的药瓶在掌心转了片刻。她听到里面传来嘶啦的热气升腾声,听到刺耳的惨叫。

  而惨叫过后, 仍是嘶哑阴郁的吼声,是诅咒和狂笑,一阵辨不清楚的威胁和扭曲变态的声音。

  沈青鸾轻轻地敲了一下桌案,淡淡问道:“说了什么?”

  南霜放下烙铁,回道:“主儿,什么都听不清,她好像什么都不愿意讲。”

  “嗯。”沈青鸾的手指按住眉心, 似乎一直以来都在压抑着什么沉凝如岩浆的情绪,她缓慢地压制下去, 指腹从眉心往下滑,贴住了鼻梁, 随后听到庆曼婷嘶哑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  “郑玄将与我共死。”她道,“没有我来配置解药,你、还有他,还有你的新宠……不会有一个人好过, 苦海地狱,我看着你们!”

  沈青鸾移过目光,视线落到这个浑身鲜血, 不成人形的物件上面,她眉宇间戾气骤升,一股动及底线而生的恶意蔓延而开,她停止动作,掌中的药瓶轻轻地磕到桌面上,发出沉闷的碰撞。

  “纵使苦海地狱。”她重复了一遍,“有我陪他,你算什么东西。”

  这话一出,连一旁的南霜都愣了一下。联想方才听闻齐明珠分析此药,她便推测这东西并非真能消情,情意犹在,只是强行相忘。对于心意浅薄者,也许真可断绝一桩姻缘,可对于景王殿下,这不啻于一种无端起相思的毒药。

  解药是……国师大人?她蓦地想到。

  在猖獗的笑声之中,几根钉子被钉入刑架上的躯体,沈青鸾目光不动地看着鲜血流淌,想到方才此人提及的话语,轻描淡写地吩咐道。

  “让贺青洲过来看一看。”

  她听到钉子穿透血肉,凿进木头里的声音,也听到支离如牲畜断气的喘气。沈青鸾走了几步,忽地想起什么似的。

  “把她的眼睛剜了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那是一双觊觎过玄灵子的眼睛。

  她不允许。

  ·

  齐明珠正在研究另一瓶毒药,方才看沈青鸾表现,体内药效虽在,但实在称不上消情两字,消忆倒还算是个好名字。恨水无情蛊比所有的药物更敏感,倘若沈青鸾真的是什么负心之人,根本不用他动手,便可教人以命相偿。

  正待白衣青年全情投入时,门外忽响通报声。齐明珠刚想不耐烦地回绝,便听到是要见景王殿下的,他啧了一声,问道:“是谁?”

  “是一个紫衣女道,她说、说……是王妃要见统帅。”

  齐明珠愣了一下,脑子里飞速响起目前可称是王妃的人,他豁地站起,打开房门时正看到沈青鸾回来,而通报的军士战战兢兢地将方才的话又叙述了一遍。

  “在哪里?”她问。

  “在城门外。”

  此刻天已黑沉如墨,齐明珠刚想说自己与她同去,还没等到话语出口,便见到烁烁银甲、烈烈红衣,从半空中一闪而过,沈青鸾这样顶尖的轻功,他要跟上去,还真的有点儿费力。

  他看了一眼那个背影,又看向身侧没有立即跟随的南霜,抬手戳了她一下。

  “你怎么不去?”

  南霜瞥他一眼,道:“那你怎么不去?”

  齐明珠无语凝噎,怔了一下,才小声道:“这种事情,我去干什么?我又没有……”

  南霜点点头,附和道:“我也没有。”

  ·

  冬夜冷风骤,西北风沙狂乱。

  沈青鸾立上城楼时,正见得那个裹着雪氅的身影,她此刻并不记得对方长什么样子,但却能靠直觉辨识出来。

  她的目光从那缕薄霜般的银发间滑过,在狂烈的风中听到自己鼓噪跳动的心脏,和一种几乎从胸腔向上冲荡的血腥气。

  脑海中一切都静止,全部都由此暂停,冷风拂面入刀,却感受不到那股寒意。

  她的视线与刚刚下了马车的郑玄相交一刹。

  冷月寒风,彼端遥遥,在赤旗飘荡、黄沙四散之中,沈青鸾身上银色的轻甲泛出光芒。

  郑玄怔然地看向安川城的城楼,原本随成慧道人入城的步伐骤然一顿。

  他的手冷如冰,在拢紧衣领时却察觉不到其中的寒冷,只是短暂的视线交汇刹那,那个银甲红袍的身影猛地一动——

  她从城楼上跳了下来。

  郑玄心中一紧,还未说出什么,便见沈青鸾几个轻功纵跃,停到了他面前。

  月华铺在甲胄上,映在她漆黑的青丝间。郑玄呼吸一滞,还未真正地好好看她一眼,便被沈青鸾猛地抱进了怀里。

  是硝烟的余烬、扑面的热息,滚烫又烧灼的温度贴上他的肌肤。

  更滚烫的呼吸扑落在脖颈间,那只提剑横枪的手按在他腰后,紧紧地扣回怀里。

  月色寂落,寒风被沈青鸾挡下,只有埋在颈间的片刻沉默,伴着一点湿润的泪痕。

  泪……痕?

  会有人相信吗?攻无不克战无不胜、一声轻咳能让八尺大汉噤声的神武军大将军,此刻拥抱住久别重逢的所爱,竟也会在无声中落泪。

  他的耳畔传来一声压抑地吸气声,沈青鸾的手从脊背后向上抚摸,没进他的发丝之间,指端缠卷着那一缕霜白的长发。

  她抬起头,抵住郑玄的额头,睫羽尚且是湿润的。

  声音有点沙哑,但很温柔,是那种有些小心翼翼的温柔。

  “长清。”

  她唤得太低柔,让郑玄的心弦都跟着震颤了一下,荡出层层的波动来。

  什么至死无解的相忘,什么噬心起相思的情毒……只要郑玄在她身边,她便一切完满,无坚不摧。

  这是她的解药。

  是她压抑至极处、将要疯魔前的解药,是她强作常态,身心俱疲的解药,也是她想要倾覆山河、不顾一切改天换地时的解药。

  若庆曼婷对这个“消情”真有信心,又何必有这虚无缥缈的一月之约。

  她的气息像是火烧,一层层地烧灼过来。在不断的收紧相拥时,还有些许小心谨慎的护持。

  那只冰凉的手抚上她眼角,指腹拭去一点湿润的泪痕。

  沈青鸾略微抬头,目光落到他的脸上,与那双眼眸对视了片刻。

  “长清……”

  低声轻唤过后,是紧贴过去亲吻的唇。火热而温暖地在唇角轻碰了短暂片刻,随后似是确认了他的气息和存在,势头忽地猛烈起来,将郑玄抱得更紧。

  郑玄身上拢了一件很厚的雪氅,抱起来毛绒绒的,他被吻得后退了半步,随后又被对方单手环着腰按回来。

  沈青鸾的情绪有些失控。

  他伸出手抚上对方的脊背,她的力道太重,让郑玄有些喘不过气地偏过头,在沈青鸾耳畔轻轻地均匀了一下气息,低声安慰道:“我在,我回来了。”

  国师大人的声线清越疏冷,有一种清淡之感。月夜相拥,此刻落在耳边,柔和得不可思议。

  冬日将尽,安川城寒风仍凛。被慢慢安抚下来的景王殿下握住他的手。接触到的温度太低,沈青鸾蹙了下眉,将之拢进掌心里揉搓一阵,略缓和些,才道:“齐明珠在城里,让他给你看看。好好养身体,别的都不要管……”

  “咳。”

  沈青鸾循声望去,看到紫衣女道轻咳一声,面带笑意地望了过来。而被她拢在手中的指节微微蜷缩了一下,似乎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紫衣女道一甩拂尘,道:“贫道成慧,与郑老大人故交,护送玄灵子而来。”她声音一停,微微顿了一下,“景王殿下,我受老友之托而来,有几句话同您讲。”

  沈青鸾颔首,对郑父的印象并不怎样,但因她陪同长清而来,亦缓和语气,言简意赅道:“辛苦道人。”

  她握着郑玄的手,自冷月下看到他略显苍白的唇,在方才一吻后的血色渐渐褪去。沈青鸾心中跟着疼了一下,再轻轻地亲了亲他的眉心。

  “这里冷,回去说。”

  ·

  炭盆正燃,暖炉中满溢出一股苍郁的沉香。

  齐明珠的手从郑玄的腕上收回。他面色不定地看了这位国师一眼,又转过视线看了看沈青鸾,深深地吸了口气,自暴自弃般地道:“没救了,等死吧。”

  郑玄预料到了此番情景,他对自己的身体状况还算有些自知之明,即便并不到前世最糟糕的时刻,但也的确好不到哪里。

  沈青鸾的掌心覆盖住他手背,摩挲了一会儿。她与郑玄对视一瞬,旋即看向齐明珠。

  “医仙。”她斟酌了一下用词,尽量让语气听起来不那么杀气腾腾,“你治好他,不止是为一个人,还是为苍生。”

  这怎么能称得上暗示,简直是威胁。

  齐明珠卡了下壳,气哼哼地撇过眼,道:“……这毒,看来就与那女人所说的一致了,中途似被人施过援手,否则你的景王殿下,就要跟死人成亲了。”

  这分明只是气话。

  就在沈青鸾想问下去时,南霜佩剑劲装、满身血气与寒风地迈入堂中,拱手禀道:“主儿,那个女人……死了。”

  沈青鸾略一抬眼,漆黑凤眸中辨不清神色,她很淡地扬了下唇,这种并不明显的笑意,看起来却令人毛骨悚然。

转载请注明:小狼狗书法欣赏 » 今天娶到国师大人了吗?_分节阅读_第35节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